那个什么曼

我想给他们生命.

【赫海】他们



- (起标题比写正文累多了……



- 突发奇想 写了这一篇 【第三人观察视角】的【现实背景】故事(连我自己也没见过这种…


- 甜的 纯糖 糖尿病请绕行


- 是个新的尝试 不知道效果如何 【我很少求评论什么的 但是如果有feedback能告诉我就好啦!感谢!💗


*正文开始*








路过信箱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走错了房子,站住脚靠近,才确定不是我眼花,积满灰尘的邮箱上真的有被碰过的痕迹。


我没有什么文件要收,也没有习惯手写书信的朋友,更重要的是,这栋房子是我特意买来逃离城市的,知道这个地址的人屈指可数。


所以怎么会有东西寄到这里?


我从铁皮信箱里摸出一个白色的信封,上面赫然写着,寄件人,李东海。


我打开扫了一眼,决定立刻打个电话给他。





第一次见到李东海和李赫宰是在两年前的一场晚宴。


说是晚宴,对我来说不过是个流程繁琐的晚餐罢了。知名时尚杂志的盛大周年庆,各路名流在镁光下争奇斗艳,我在各个房间转来转去,看不够墙上的照片。

他们两个受某奢侈品牌邀请出席,并肩走上红毯。没完没了的红毯秀占用了好几个小时,我唯独记住了他们两个,因为我看见他们用特有的手势向镜头问好,和其他只会挥手强行微笑的明星区分开来,对队伍的骄傲都写在脸上。


“那是谁?”我要求朋友告诉我关于他们的信息。原来是那个著名组合的小分队之一,很有人气。

“其实他们已经不只是一个组合这么简单……”朋友眨眨眼,“虽然没有公开过,但是这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。”我听后和她一起微笑起来。


“很般配。”我还盯着那边,看到他们微微鞠躬,走出镜头。



用餐时刚好坐在同一桌,我也有了更多了解他们的机会。


他们从不掩饰亲密的关系,一桌人也都习以为常。酒席间,人们谈到娱乐圈的感情经营,李赫宰说:我是不会跟李东海分开的,别的地方再也找不到这么帅的人了,我怎么可能放他走?

桌上众人大笑,李东海受不了李赫宰爬到他身上的目光,放下酒杯逃走,从脸颊红到耳根——我们笑得更厉害了。


最让我受到冲击的是他们的默契程度,好像都知道对方下一秒会做什么——如果非要解释,则要么就是他们天生灵魂相契,要么就是一起重复过这些动作千百次。无论是哪种,对我来说都难以想象,连写成小说都觉得不够可信。


虽然是第一次见面,但我很快发现李东海不能喝酒。不是因为他一杯就醉,而是他根本没喝到两口。大家碰杯品尝红酒的时候,李赫宰迅速喝掉自己的之后,竟然马上熟练地拿起李东海的酒杯,倒了一多半在自己的杯子里,动作之自然流畅到现在都深深刻在我脑海。我看见他一手举杯和人交谈,另一只手轻轻搭在李东海的腿上,因为李东海不怎么擅长和生人社交。所谓下意识的保护欲,就这样流露出来——我看得入了迷。


这时李东海对上了我窥探的目光。我被抓了个现行,想要装作无事逃跑,却看见他却主动向我走来。在我纠结如何解释我诡异的注视又不会导致越描越黑的时候,李东海在我旁边的位置坐下,主动打了招呼,问刚才在走廊看照片的人是不是我。


“……没错。但是你怎么看到的?”

“有看到特别喜欢的吗?”他故意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

“有一组黑白的街头照片还挺不错的,随性有质感,我都有点想买了。”

他靠向椅背笑起来,“真的吗?靠近门口的那几张?”

我点点头。他用手捂住脸,但是笑还是从眼里跑出来:“谢谢你喜欢,那几张是我拍的。”


我睁大了眼睛,发觉自己低估了他。


“你们聊什么呢?”李赫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。

“我在想办法把你男朋友从你身边拐走呢。”我和李赫宰握了握手,算是打招呼,“你再晚来一步我们连私奔路线都选好了。”他看起来像是开得起玩笑的人。我在他们两个的笑声里抿了一口酒。


“那你可得加把劲,”李赫宰添满自己的杯子,“这么想的可不止你一个,竞争特别激烈呢。”

李东海对他说:“我们刚才在说我拍的照片呢,这位说很喜欢。”

“你是在这里工作的摄影师吗?”李赫宰很诚恳地问我。

“不是的。我是另一本杂志的专栏写手,今天是受朋友邀请才来的——我比较喜欢观察人们,这是职业病。”我还是想找个机会辩解一下。


“你是作家?”李东海一下显得很兴奋,“那真的很好唉,可以把想法通过作品表达出来。我写歌的时候经常觉得文字真是太有用了。”

“原来你会写歌……”我再次被他吓到,“记得给我介绍一下你的作品。”

“听了你就是东感粉了,”李赫宰再次插话,“所有人都喜欢李东海写的歌。”从开始到现在,他从来没掩饰过眼里的骄傲。


“但是最近我有点卡住了……没什么灵感……”李东海低头看看酒杯,欲言又止。

“我也有这种时候。这种情况出现的话我就会跑到湖边的房子住一阵,换换脑子,不久就会有灵感冒出来了。你如果也想来散心,随时欢迎。不过不可以告诉别人,这是只有我自己知道的秘密地址。”我有点炫耀地看着他。


“我们才第一次见面,你就这么把地址告诉一个陌生人了?”

他说的有道理,但是说来都怪他们太有亲和力了——或者我太容易相信别人。我扬起下巴认真思考了一下,“那么作为交换,你们也告诉我一个秘密吧?”


他们互相看了一眼。


李赫宰挑了挑眉毛。李东海像是收到感应一样低头笑起来,又抬头看了他一眼才慢慢转向我,在我耳边小声说道:


“我们要结婚了。”





我坐在炉火边仔细阅读李东海寄来的卡片,浅枫色请柬上有胭脂红层层晕染,素雅恬静又艳丽张扬——活生生就是他们两个人的画像。上面有李东海手写的几行字:我知道你忙,但是这一天对我们来说很重要,希望你有空的话能来参加。


我回想起初识的那个晚上,听说这个消息后我平静得过分,“说实话,我一点都不惊讶,因为你们一看就是会长久的情侣。”


磨合到熟悉对方的脾气秉性,知道如何避免惹对方生气,更知道怎么把他哄好。自己的朋友会介绍给对方,家人之间来往密切,生活的角落处处布满他的气息和印记,恐怕是想分开都做不到。


他们再次对视,然后和我碰杯。“你也一看就是做写手的料子,刚刚见面就能看出来这么多。”我们一起大笑起来。




我拨通了电话,等着海洋另一头的李东海或是李赫宰接起。我想告诉他们,婚礼我说什么也会抽时间去,唯一的条件是,他们要批准我把他们的故事写进这篇文章里。







-完-

【李东海】1015


【日记罢了 心动起源 个人情绪输出】

没有文笔 无非是个女生在屏幕前犯花痴的过程记录

发出来只是分享 对阅读的姐妹说一声感谢








为什么喜欢你呢?


到底是怎么喜欢上你的,说起来就是那么一个瞬间。

你黑色西装,于旁人无异。双手放在身前,低头不语,眉头深深皱起。我苍白的语言无法描述你当时的绝色,更讲不出半分我从未有过的心动,只知道我看着屏幕上这样的你的侧面,分明在人群中发着光。


他是谁?


眉间聚集着全世界的忧郁气息,梳起的头发、顺下的眼睛。我看见有人说,这是SJ的东海。


这就是那位吗?很久前就听说过的名字,只是不知道脸是什么样子。

这就是SJ的东海。我一次次放大那张图片,原来你现在是这样。可是既然你是这样的人,我怎么会错过你这么多年?


我问过自己上千遍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真的不知道为什么。我难过,我后悔,又激动,又幸福。

现在的你是我最喜欢的样子,现在的我刚好遇见了现在的你。


你的性格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。我以为你不喜欢说话,可是你有的时候话痨到我耳朵疼;我以为你难以接近,可是哥哥们都说你粘人地要命;我以为你的定位是性感高冷总攻,可是你常常可爱到让我不得不丢下手机捂住脸。


李东海,你是什么样的男人?


你说你不孤单,因为你有大家,可你不知道因为你我也不觉得孤单了。我总是心事重重,因为把太多事放在心上,要求太高想法太多,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就会焦虑,就会想要放弃。

这种时候我就看看你。


你在干嘛,你说了什么话,你在做什么事,你是怎么面对压力的,又是怎么处理挫折的。


你说,对于自己的作品,绝对不要因为外界的评价灰心。“自己都不能做到堂堂正正的话,怎么赢得别人的认可呢?”就算没有很多人认可也没关系,哪怕只有一个人喜欢,那也是得到了那一个人的爱不是吗?这还不够吗?


李东海,你不知道这段话对我的意义。


你不知道我想起这段话多少次,讲给自己听多少次。那时候的我,需要听到的,正是这种话。

我该怎么感谢你呢。


你太让人心疼了,从小就承担了那么多,可是你从来不说。以前还会忍不住红了眼眶,现在在SuperTV上提起那段苦日子,你笑得像在讲昨天享受了一个多么温柔的泡泡浴。

你很好地长大了啊。那么成熟,那么善良,那么聪明,但是还那么纯真——天知道这有多难。我看着你笑的样子,你努力的样子,你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样子,你在咖啡店里随意放松的样子,心里想,这是个天使啊。


说实话我很忙,比很多人都要忙。我有时感慨追星不易,占用很多时间,带动太大的情绪波动,对生活影响很大。过去的我没想到这辈子会这么真情实感地喜欢一个明星,更没想到这喜欢意味着生活里出现这么重大的改变。我想了很多。


可是只要打开ins看看你,我就不乱想了。

直发的你,卷发的你,吃冰激凌的你,喝苦咖啡的你,穿衬衣的你,戴帽子的你,微笑的你,噘嘴的你。

喜欢的人是你,就什么都值得。


海哥,谢谢你。

有句话很难说出口,但是,我爱你。




【赫海】Insecurities

【又名 《一盒崽不安症治愈记》】


【我回来了】



- 这次绝不是虐的(我刀片收的够多了👋🏼 


- 现实背景 但是偏意识流 很多私设 是为了探讨而探讨 注意不要上升 不要过度代入本人 不要喷我(。)


- 总之是个冬日小段子啦 只是想有点治愈而已 一发完 非常短 有共鸣的人自然会懂





- 感谢阅读 换季时节大家注意不要感冒!











李赫宰其实曾经是没什么安全感的。


他的温柔绅士是出于礼貌,是一种近乎绝情的冷静克制。他也想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这是职业病。


他非常在意外界的看法,尤其是代替出任队长的那段时间。他以前总觉得自己很清楚朴正洙的辛苦,但亲自挑起这个担子后,发觉连他平时能看到的都只是表面。他不记得那时一天会查看多少次消息和新闻,在多少个深夜里翻到对他们来说不好的言论,百口莫辩的无力感像一把钝刀,在他的神经上彻夜厮磨。

那之后他默默下了两个决心,一是这辈子不允许看见有人对朴正洙不好,二是如果有来生,他要做个普通人。


他失眠,消瘦,无力支撑,但是又不能逃避。一天天的折磨累加起来,所剩无几的安全感终于出走,他意识到不能只为自己而活,所以他学会了克制。


这克制表现在台前幕后,渗入他生活的点滴。遇到畏于自己地位和身份的后辈他不会上前,因为知道对方会紧张;想法都保存在自己脑袋里,不说是因为不想被人点评揣摩,或是拿来做文章;如果有人不回复他的消息,第一反应是自己可能有话说错了,哪怕只是误会一场;甚至谈恋爱的时候也难以敞开心怀,显得过分冷漠,其实藏起热情是因为他不想给对方压力,连打个电话都会担心是不是打扰到对方。



可是偏偏,他生命里有这样一个李东海。这个人的存在,和他的习惯做法形成完全的矛盾。


李东海是什么样的人?


凌晨打电话把他吵醒,说他想吃夜宵。李赫宰被他拉出去陪他吃东西,困得站都站不稳,临走时却还替他付了钱,因为李东海搂着他的脖子说,“对不起嘛,忘带钱包了。”


他们两个身上都有不少伤。李赫宰不喜欢表现出来,尤其是在家人和粉丝面前,后来渐渐养成习惯,连在成员面前也会刻意隐藏;而李东海会撒娇,会耍赖,排练累了就蹦到他身上,或者往地上一躺,枕着李赫宰的脚。


李东海没有个哥哥的样子。虽说是前辈,在公司里每天和弟弟们玩在一起,没有忌讳,甚至比他们还黏人,见不到面还要打电话问“你最近怎么不来找我了呀”。和弟弟们只敢仰望的李赫宰完全相反。


李赫宰不希望自己的想法影响到别人,李东海倒好,因为李赫宰有一次没把真心话告诉他就跟他大吵一架,还掉下眼泪来。李赫宰手忙脚乱地把他哄好,之后选择再也不对他有所保留。


还有一次李赫宰回到家,发现有灯亮着,走进卧室看到李东海不知已经在他床上躺了多久。李赫宰问他怎么不打个招呼就来他家,李东海揉着眼睛说,因为想你。


他从不吝于表现感情,每个动作都像在向人倾诉。李东海从不拒绝直地说出喜欢和爱,他大胆、热情、纯真,像是从没有见过背光处的阴影,哪怕也承受过撕裂的痛苦。李赫宰意识到他独特的地方在于,受伤之后人们往往选择缩进壳里——比如他自己——但是李东海总能洗净一身泥沙,带着一颗水晶般清澈的心,继续爱这个世界。

李赫宰心上冰冷的表层,开始在李东海给他的滚烫温泉里溶解。


他曾经很讨厌喝醉,失去一小段记忆的感觉会加重不安感,总是因为怕自己乱说话而提心吊胆,可是在李东海面前他会自动缴械投降,喝到走路不稳也毫不担心,红着脸跟他一起说胡话。看见有人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,他不再觉得理所当然,“得主动跟他们亲近起来才行”,叫来李东海一起,让后辈们放松下来。


旧伤作痛的时候他也不再一个人暗暗咬紧嘴唇了,除了跟哥哥们诉苦,他还向李东海耍赖:“喂,记得给我买点药膏。”


而最最重要的是,曾经说下辈子不要再做艺人的他,还是说出了他最真实的想法:

如果有以后,我还想做suju。


说完这话他看了一眼李东海,李东海踹了他一脚,“傻瓜,我当然也是啦。”


后来就没有后来了。李赫宰变成了现在的李赫宰,李东海还是那个喜欢贴着他的李东海。

一起走过的每一秒都塑造了彼此的人生,曾经各自鲜明的色彩也渐渐走向融合。所谓你中有我,李赫宰在镜子里看到李东海的影子,发觉自己如此幸运。他拨通电话,在李东海抱怨自己要睡觉了之前说道:

“没什么,就是很想你。”


这是他第一次用这个词。


感觉真不错。








-THE END-








【赫海】婚礼

- 现实向  一发完 不长




1



李赫宰要结婚了。


女方是最近崭露头角的新秀,不仅可爱而且长相很有特点,刚刚出演了小成本但口碑爆棚的热剧,戏份不多但让人印象深刻,人气正值全面上升期。


电视剧播出结束后不久两人就对媒体公开了。她在镜头前面害羞地说,一直觉得没办法开口,现在终于稍微能够配上哥哥一点了。她的脸很红,眼眶也有点湿。她说我和赫宰哥哥稳定交往很久了,我们是真心相爱的,希望能得到我们两个所有粉丝的理解,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,我们以后也会在各自的领域继续努力回馈大家的,真的非常感谢。

她太紧张了,话都有点说不连贯。李赫宰笑着摸摸她的头发,说你想得太多啦,我们elf都是非常支持我的人呢,她们不会伤害你的啦,再说我们elf自己都已经结婚了不是吗?

一段话引起了全网络的好感,一时间大刊小报,版面无他。这段简短的视频被遍地转载,人们都说很般配,银赫也该结婚啦,女生害羞紧张的可爱样子也很让人有好感呢,两个人以后会越来越好的吧,当然要祝福啦。


接下来的活动都是双人共同出席,两人分别为对方进行宣传,还迅速被情侣综艺找上,名品艺能的superjunior和说话大胆的后起之秀,即将在镜头追随下带着全世界陷入热恋。


就在路人纷纷被李赫宰圈粉的时候,Label SJ却没有趁热打铁宣布接下来的活动计划;甚至成员们也仿佛失踪,没有公开发表过意见,甚至连在哪都没人知道。


恋情公布两周后,Label SJ发布声明,原定次年二月发布的Super Junior-D&E全新专辑,将推迟发售,希望各位理解。又过了五天,Label SJ与SM Entertainment发布联合声明,称D&E将取消回归,旗下艺人李东海将不参与SJ接下来的完整体回归活动。

舆论哗然,但之后再无其他回应。




2



那个温暖的秋天,李赫宰在红毯上挽起了那个姑娘的手。


大概一年前,他和李东海决定分开;十个月前,他认识了她。

他们的进展迅速而热烈。用那个女生的话说“哥哥比爱情小说里的男主角还梦幻”,而用成员的话说则是“银赫和东海在一起太久了,突然分开他适应不了,为了不太难过才迅速和别人交往的。”


“两个人都是一时冲动而已,没有认真,不会持久。”“他和东海还会复合的。以前每一次都是好像真的要分开,但是最终都复合了,这就是他们两个的做法。”没有过多担心,他们只是帮忙瞒着外界。


可是朴正洙清楚地记得李东海对他说,你们错了,他不是那样的人,一旦交往,他就是认真的,这我很确定;而我也不再是你们印象里的那个人了,既然分开了,我们已经分得干干净净。


在突然的婚讯让所有人措手不及时,李东海是最冷静的,也是最沉默的。他不让人跟着,独自回了家,几天几夜没有出门,金希澈的电话不接,朴正洙敲门也不开。


成员们担心他,他知道,所以最终他还是过意不去,给朴正洙打了个电话。


“我不想让哥失望,可是我好像做不到。”


就这样在电话里说出了想离开的念头,李东海几度哽咽,朴正洙更是边听边擦眼泪。

后来金希澈怪他当时不告诉自己,说他可以留住李东海,可是朴正洙说,我不忍心拦着他。


李东海那天说,事已至此是没办法再同台了,与其被众人揣测两人的隔阂起源,不如干脆不要一起活动;反正他本来的梦想就是给其他艺人写歌,还有个计划了几年的自驾游,本来是想跟李赫宰一起的,分手之后他以为这辈子都无法实现了,可是现在好像一个人去也无妨。


就是这样,李东海走了,没有让人送行。他从那天之后就没有跟李赫宰联系过,只是后来在欧洲偶然看到新闻,说是他们举办了盛大的婚礼。他仔细看了看相关报道,上面有一句话说,“不同寻常的是,银赫的婚礼上并没有请伴郎”。


李东海不小心把咖啡洒到报纸上,便顺手将它折起,丢进了回收箱。吃完这顿早餐又该出发了。


十一月的伦敦比他想象的还冷。

李东海看过天气预报,傍晚将有大雨。“就在房间里坐一会也好。”他让前台把午餐送到房间,放着音乐坐在窗前,看着烟雾笼罩的灰黑色天空,一张张翻看着最近几天拍到的照片。


这时电话响了,是金希澈。他和朴正洙会三不五时地联络李东海,叮嘱他好好吃饭,注意安全。李东海本以为这次也是一样的台词,可是他哥说出来的话是:

“东海啊,赫宰也在伦敦。”


“他们在度蜜月,这几天在那里。你……想见他吗?”

“他们住的地方离你不远,你走路十分钟就能到。如果你想去,我就打电话告诉他,让他在楼下等你……”

“我已经打了!你一定要去!”那头远处传来朴正洙的声音。

“喂,你听见了吗,你哥说他已经告诉赫宰了。你快去吧,说不定他已经在等你了。”


李东海过了很久才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:“我……去干嘛?”

“这小子……”金希澈火气一下就上来了,突然提高了音量,“全世界都得陪你们两个玩吗?有什么误会赶紧解开不知道吗?拖到现在也够久了吧?你就不想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吗?活在误会里好过吗?”


“万一……不是误会呢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误会,而且,我也不在乎他是怎么想的。”李东海的声音没有起伏。

“在不在乎你自己知道,”金希澈懒得理他,叮嘱助手把酒店地址发给李东海,说了句“现在就出发,他在等你”,就挂断了电话。


还没有开始下雨,如果要出门现在还来得及。李东海看着天空,心跳的很快。他渐渐烦躁起来,在屋子里来回踱步,眼睛不断瞄向门口的外套和帽子。餐车到了,工作人员按响他的房铃,可是他说没胃口了,请对方离开;音乐这时也显得太吵了,他一把关掉,把音响丢向床铺。


李赫宰在酒店大厅坐了将近半个小时,眼睛不放过窗外每一个路人。他有话想说,可是他不知道李东海会不会听。


他想说,当初公司告诉他,他们的关系太明显了,需要收敛,那时正值两人分手,他便一口答应不会再跟李东海走近了,为了证明,他还接受了后辈的爱慕。“她确实是个好姑娘,所以我也真的喜欢上她了。”他想这样告诉李东海,可是李东海那么善解人意,根本不需要自己来告诉他这一点吧?

到底怎么开口呢?李赫宰想得偏头痛都发作了。


他的焦虑没有什么意义,因为李东海最终没有出门。


他不想淋雨,他没有洗好头发,他脸上还带着前一天的水肿,他没有力气换上光鲜的衣服精神抖擞地去见他。


他看着镜子里的人想,就是这样,这么多个迹象都说明,我确实不该出门,因为真的不适合出门。既然知道会下雨,为什么还要穿着心爱的外套去自讨苦吃呢?


他脱下外套,一跃扑倒在床上,脸埋进一个枕头,用力嘶喊到大脑缺少氧气。

周围渐渐变得潮湿。眼泪蛰得很痛,害得眼睛更加肿,他狠狠砸了几下床垫。把所有力气用声带倒进灰白的枕头,又用它擦掉再也流不出来的泪。


喊到没有力气了,他静静趴了一会儿,眼皮有点打架。


他又盯着墙壁看了几分钟,低下头,睡着了。


就这样吧。后来伦敦有没有下雨,他真的不想知道了。










-完-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不是李哥同款 但是和小盒一样甜

转载自:ctrlfrk

【赫海】绯月 | 番外

- 不放文字只放链接你们应该明白的... 

点击看阿曼在线搞事

- 现在才发一是因为确实忙 二是因为我写东西总是zqsg 打磨越久越不想发 因为太走心 效果不好我会失望——所以希望大家捧场

- 放个小号 聊天专用 随缘关注 提问箱放那了

- mini要来了 请大家多多为哥几个应援 有他们我才能过下去 这是我们唯一能为他们做的【比心】


- 再次感谢阅读!

我不是人 (有人看吗

乱开车果然又被屏蔽了。

看清楚tag 排雷见开头

【赫海】绯月|vol.3

【1个车前避雷针罢了】


有点ooc了 又是师生/年下/互攻 还是先发这段用来避雷 请一定注意闪避


(感谢等我的姐妹 累成浆糊我本人


(感谢阅读





李东海翻开桌上的纸质教材,看见一张字条缓缓飘落,熟悉的字体赫然入目。台下还有等着他开始上课的上百学生,所以他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风平浪静。

“下课和我见一面吧。”没有署名,也没有地址。李东海看了一眼出勤表,李赫宰的签到是空白。

他把字条折起来放进胸前的口袋。

他们确实很久没见过了——大概有四五天。但对于之前几乎天天见面的人来说,这仿佛是熬过好几个月。上次见面的微妙尴尬气息还在延续,李东海在学校里没再见到李赫宰,看见像他的人也会主动避开。

可是见不到面又真的让人不好过。好像生活突然少了一大块,好像他的工作也没有了意义。李东海每天睁开眼睛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李赫宰,想要和以前一样每天见到他,但是“我是老师,这样不对”的想法又清晰地刻在脑袋里。李东海后悔那天没有把话说清楚就让李赫宰离开了,他想李赫宰应该也是后悔的,他一定也想回到从前。就这样,在想见他又躲着他的状态下过日子——李东海有时候真希望自己不要那么清醒、那么认真。

下课后李东海连办公室也没去,径直走向了停车场。只是一个系安全带、调整座椅的功夫,李赫宰突然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,转眼间跳上了副驾驶的位置。

李东海明显被吓到,但不知道该做何反应。

“老师收到我写的情书了吧?”李赫宰没什么特殊的表情,也没有李东海想象的尴尬隔阂感,“干嘛不按上面说的来?”

李东海苦笑一声,“情书?”果然还是个孩子,“那你写的挺没诚意的。”

“你想要有诚意的吗?那样的我也会写哦。”

“赫宰,我们不太适合见面,你回去吧。”

“可是你很久没有帮我补习课程了,我还有很多想问的呢。”

“那就在学校问,不要私下来找我了。”

“到底为什么?“李赫宰挑起眉毛,”在学校里也绕开我走路,下课了也不想见我。就因为我是你的学生吗?出了学校不把我当作学生不行吗?学校也不会知道的。“

”你还小。你对我的感情不是你想的那种,无非是经过伪装的崇拜罢了。“

”我早就成年了!“李赫宰再次强调自己的年龄。他突然倾向李东海,看着他的眼睛,”我不需要别人告诉我我的感情是什么,我甚至还知道你的想法,你明明也是一样,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!“

李东海叹口气转过头,却对上近在咫尺的面孔,“你不要乱……”他被强行打断,因为李赫宰突然毫无征兆地压住了他的嘴唇。

李东海双手扶上他的肩,想要把他推开,李赫宰却就势将整个上半身压向他,让他用不上力气。他几乎是啃咬着李东海,可能是有些生气,更是因为心急。他不管李东海是真傻还是装傻,今天他就要看到答案。

李东海还是把他推开了。他太担心被其他人看到了,尤其是学校的老师们。他的脸烧得滚烫,不用照镜子也知道,自己现在看起来是什么样子。

”老师你自己看看吧,“李赫宰往后一躺,笑得疲劳但满足,”承认吧,你也喜欢我。“

”……你给我下车。“

”为什么还不愿意面对自己的想法?你不是经常讲不被人看好但还是在一起的故事吗?你明明也很想要为什么不承认?你以为你桌上那本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我没看见吗?“李赫宰喊得声音都变沙哑了。

”我说了让你下车!你知不知道自己犯了多少错误?还连累我一起?我的想法用不着你管,你做不到尊重我的话就走开!“李东海拍了一下方向盘,严肃的声音在停车场里产生了回声。

李赫宰咬住下嘴唇,眼里除了血丝只有一股倔劲。他什么话也没有说,和来的时候一样跳下车走了,李东海只听见重重的关门声。

风很大,李赫宰骑车的速度却比风还要快。冬天的风裹着雪和寒气吹进眼睛,他瞪着眼睛告诉自己眼角的液体都是迎风泪而已,再无其他。

不远处有车灯闪烁,一辆车横停在便道路口。

李赫宰被拦住了去路,只能慢慢减速,等到更近一点,他看见了驾驶座上的李东海。

好像瞬间不能呼吸,又好像被夺走的氧气一下子全都回来了。他深吸一口气。

李赫宰停住车子站在车灯的光线里,李东海坐在车厢里看着他被风吹乱的短发,明亮的眼睛在昏暗处闪着光。

李赫宰逆着光看向他,一动不动,好像时间不再进行。他只希望脸上的泪痕能赶快风干,因为不想要在李东海面前擦眼泪。可是他看着李东海皱起的眉头和清澈的眼,好像知道他要说什么。想到这里,李赫宰忍不住两眼发酸——他立刻别过头。

过了很长时间,长到两个人心里都进行了百转千回的考虑的一段时间,李东海终于打开车门走了出来,双手插在风衣口袋中。他径直走到李赫宰面前,用手背擦掉了他眼角的水分:“对不起。”

“我之前太凶了,对不起。”

“我的情绪都让你替我承受,对不起。”

“你说的对,是我在逃避,我太胆小,对不起。”

“赫宰,”他把李赫宰的脸扶正,面对自己,“我不会再这样了,你能原谅我吗?”

李赫宰两眼眨动,嘴角撇了一下。

李东海向前一步,用温热的吐息覆盖了李赫宰冰冷的唇齿。

李赫宰沦陷在他的温度里。他仿佛融化在李东海给的温柔河流,被暖意包围,找不到方向,只能随波逐流;他尝到李东海唇间残留的咖啡苦香,那是李东海无数次亲手端给他的味道,他牢牢锁住李东海的舌头,像在吮一块最爱的糖。

“我们这样,后果是很严重的。”李东海用额头抵着他,声音只有李赫宰能听见。

“我知道,”李赫宰的嘴唇有点红肿了,在浅色路灯下那颜色更显得耀眼,让李东海忍不住盯着看,“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。”他把脑袋靠在李东海肩头,鼻尖蹭了蹭他的侧颈,“我想要你。”

李东海张开手抱住他,没有说话。过了很久,李赫宰正准备说“我该回去了”的时候,忽然听见耳边传来一句:

“……想去我家吗?”




-TBC-


【赫海】绯月|vol.2



- 【师生】

- 写得比较慢因为这个题材真的不好写 一不留神恐怕就变成教授性/骚/扰了 这次也谨慎地只写了一点 请多包涵

*感谢阅读*




李东海真正翻转整个学校对他的印象是在两个月后。


这天又有两个男生在打架,李赫宰见怪不怪准备绕道离开,却看见李东海径直走向发出声音的教室。


说实话李赫宰很担心。李东海是新来的,没人认识,没有威信,而且不懂这里一贯的处理方式——让学生自行解决,校方只负责作出处分。如果李东海想插手,怕是吃力不讨好。

李赫宰揪着心跟了过去,正在想怎么劝他离开,却看见李东海不仅大喊一声“都住手”压下了大部分人的声音,更是一把拦住了其中一个男生准备劈下的球杆,稳稳地抓在手里。


被抓住球杆的男生瞪大了眼睛,躲过一劫的那位后怕地喘着粗气。教室里渐渐没人敢出声了,不少人趁事情闹大之前准备逃跑,只剩下李赫宰一动不动地站在角落,看着李东海笑起来,“看来不需要我帮忙啊”,他想。


李东海从男生手里抽出了球杆,在他的力道面前那个男孩好像一只无力的羔羊。“还不去上课?”他声音冰冷,眼里也没有丝毫平日的温柔,“等着我给你们带路吗?”两个男生终于回过神来,抓起书包拔腿就跑。


那一刻开始,李赫宰知道自己不需要为李东海担心了。




傍晚,李赫宰叫住了向车后座放文件的李东海。“请等一下!”李东海关上车门,看着李赫宰的自行车在他面前停下,“你忘记这个了。”

李赫宰递过去的是一根钢笔,那是李东海白天在混乱中掉在教室地板上的。

“原来丢在那里了!”李东海明朗地笑起来,“谢谢你赫宰。”说罢又要转身上车,“那么我们明天见?”

“啊其实还有一件事……”李赫宰舌头有些打结,掌心也微微出汗,“最近快要考试了,我有很多问题还没解决……”明明很正当的请求,他却难以开口,“我是真的想学好这门课,可是又不知道怎么下手……老师你可以帮我补习吗?”

“当然可以!”李东海非常认真,他没想到这个学校还有愿意好好读书的学生,喜出望外,“你随时来找我都没问题。”

“这可是老师说的哦,不可以反悔!”李赫宰跨上车子一下窜出老远,“那就这么定了,明天见!”在李东海看不见的地方,他兴奋地涨红了脸。


一切就是这样开始的。

李赫宰开始频繁出入李东海的办公室,跑再多趟也不嫌累;李东海更是孜孜不倦、有问必答。李赫宰渐渐发现李东海本人其实开朗又单纯,根本不是外表展示的孱弱寡言、不食烟火的样子;李东海则意识到李赫宰其实很有天赋,记忆力好又聪明,略一点拨就进步飞快,只是之前的基础不好才有点耽误了。他变得越来越喜欢帮李赫宰补习,甚至邀请他坐下来和自己一起喝杯咖啡、聊聊生活,李赫宰也没什么拘束,大方地落座,甚至开起李东海的玩笑,说他的衬衣别被隐藏的肌肉撑破了……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并不像传统意义上的师生,倒像是两个同岁的朋友。


一天李赫宰像平时一样敲门进入办公室,看见李东海在伏案写作。他走到李东海身边时他正喝下一口咖啡:“赫宰啊,等我写完这个。”说罢抬起了头。

他上唇有奶盖留下的清晰痕迹,一条白色的宽线逗笑了李赫宰。


“喂你怎么回事啊!”李赫宰想都没想就伸出了手,“你看看你,都沾到脸上了啊。”他用拇指轻轻划过李东海的嘴唇,又把那手指自然地送进了嘴里。


李东海脸上的笑忽然凝固了。


李赫宰也吓了一跳,不知道自己没头没脑在做什么,只能把手重新放回口袋。

“这个其实我还要写很久……”李东海开始整理桌上的文件。“啊……我刚想起来球队还要训练,现在就得走了……”两人不约而同地找起借口,李赫宰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
最终李赫宰还是三步一回头地走了,关上门之前他还在偷瞥李东海,但他自始至终没有回过头。看着李东海沉默的背影,李赫宰眼里的光突然有些暗淡。


那天晚上李赫宰失眠了。








-TBC-